write.as

发情期(梦男)

兔子的发情期来势汹汹,你一回家看到了被情欲逼红眼尾的米卡哼哼唧唧的扑上来解你的裤子。

他一边吞吐你的性器一边抬眼看你,你坏心眼的拿性器去蹭他浪荡的脸,蹭的他圆钝的鼻头和浓密的睫毛上全是亮晶晶的口水和前列腺液。

他看你硬了,急不可耐的脱了裤子乖乖抱着自己的腿冲你漏出扩张好的后穴,咬着下唇哼哼唧唧邀请你操他,你在他肥软的臀肉上打了一巴掌,叫他自己玩自己给你看

他屈辱的眨眨眼,发现你不为所动,索性把手指捅进自己的后穴,抽插带起一阵咕啾咕啾的水声,他又漏出了那副表情,委委屈屈的撇着眉头看你“操我吧,操我吧主人”

你上前按住他插在后穴的手握住自己的性器捅进后穴,狠狠的吻住被他舔的亮晶晶的嘴巴,他隔着你们交缠的唇齿发出满足的喟叹,扭动着肥软的屁股往你的性器上坐。

“你的手指还里面呢骚兔子,你有没有自己指奸自己的感觉啊?”你看着被你操到翻白眼的米卡调笑,但处于发情期的骚兔子不同于往日的害羞,扭动屁股画8字套弄你的性器,探出舌尖来舔自己唇边的痣“我的手指不够用,我只想要主人的大鸡巴,只要主人每天都操坏我”

你被骚兔子激的厉害,抓住他的两片臀瓣往自己性器上压,抵在穴壁上粗糙的小凸起狠狠碾磨,米卡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射在了自己漂亮的腹肌上,他高潮的时候还保留着兔子的习惯,健壮的小腿不断的抽搐踢动,你压住他漂亮的腿在他高潮绞紧的穴道里不断开疆破土,操的骚兔子合不拢嘴巴收不住舌头口水滴在自己射的一塌糊涂的肚子上,你卖力的冲刺过后被骚兔子收缩到极致的穴道吸到头皮发麻,你按住他薄薄的小腹在他的娇声长吟里射在他的穴道深处

米卡又开始兔子发情期特有的假孕状态了,摸着肚子揉着胸委屈巴巴说胸涨得厉害,求你帮帮他,你叼着米卡肿胀的乳头狠狠的吸吮,就这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再次操了进去,他带着沙哑的嗓子浪荡的大叫,兔子的发情期,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