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uoluo

酒酿糯米丸 49 下 刘昊然把进度条拉到开头,重新播放了一遍王安从警卫室调出来的停车场监控。 他目光停留在笔记本上,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看也不看就摁出一串数字。 对面过了几秒才拿起电话,拿起电话又懵了几秒才微弱地出声,“喂。。。” 虽然听声音大概是人还没清醒,但刘昊然还是满意地嘴角上扬。“有进步。终于有一次肯不挂我电话了。”   陈伟霆眯着眼睛把脑袋埋在枕头里,“没看来电,正要挂。” 电话那头的背景音稍微有点杂,似乎在路上,“你好像。。。很喜欢在我能查到的地方跟人接吻。” 陈伟霆懒洋洋翻个身,脚在床边晃来晃去,“你好像。。。很喜欢看我跟人接吻。” “今天不是有通告,怎么这么晚还在床上?” 陈伟霆闭着眼睛哼了一声,“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小王刚刚问要开去你家还是摄影棚。” 陈伟霆有些犹疑,“你不是。。。” 他不想显得很了解他的行程,但是前几天确实从程町口中得知他昨晚飞上海。 “合作方出了点问题,我被叫回来和人开会。” “不过他们下午才到,我特地订了早班,好处理些。。。别的事情。” 陈伟霆想说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就听见楼下汽车的引擎声。 “叫Vivi下来开车库,外面的停车位都占着。”   其实他根本不用要求,Vivi认得他的车,从客厅看到就已经出去给他开大门。 陈伟霆烦躁地挂了手机。 没过两分钟,就听见楼下钥匙转动的声音,陈伟霆听见Vivi一面开门一面讲William还在睡觉,问他要不要喝点什么。 陈伟霆伸手摁了呼叫,“别管其他人,给我倒杯水上来。” 两分钟之后,刘昊然端着一杯温水敲响了卧室的门。   * 他把水放在床头,俯身拿手指蹭陈伟霆的下巴,“我好歹算是客人,做主人的不开门就算了,连床也不肯下就有点过分了吧。” 陈伟霆翻个白眼,挑衅地抬眼看他。 “被邀请的才是客人,不请自来的,顶多算私闯民宅。” 他眉心蹙起来轻喘。 刘昊然很乖顺地点头,似乎同意得不得了,可手掌已经隔着毯子裹住他最敏感的地方。 陈伟霆倒吸一口气,“。。。滚出去。” 刘昊然当然不会滚出去,他低头亲他鼻尖,“还有力气骂人,看来录节目捡的小朋友没把火泄干净啊。” 陈伟霆冷着脸一把把他的脑袋推开,“那也轮不到你帮我泄。下去。” 他下床想去浴室洗漱,立马又被刘昊然搂着腰摁到墙上。 陈伟霆被惹烦的时候就会不经意用下三白看人,“你听不听得懂人话?” 刘昊然看起来听不太懂,他手伸进T恤,从人鱼线摸到乳尖,然后又滑到腰窝,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背吻他。 “我跟你说了我不想。。。唔。。。” 陈伟霆先是不动声色像局外人一样冷冷地看着他,然后渐渐眯起眼睛。 他闭着眼睛叹了口气,手抓着他的背不让自己滑下去。 刘昊然托着屁股把他抱了起来。 背靠的墙是凉的,刘昊然的身体是热的,他的舌尖又湿又滑,很灵巧地在他的口腔里游走。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接吻的声音,听得陈伟霆耳朵都烧起来了。 刘昊然的手抚摸着他的小腹,感受着他每一次喘息带来的起伏。 怀里的人被亲了一会儿后忍不住抬起腰拿穴口蹭他的皮带,立马被刘昊然正色打了屁股。 “这么不耐烦,真拿我给你泄火啊。” 陈伟霆整个身体都贴到他怀里,半张着唇,扬着下巴要他吻。   刘昊然把他抱回床上。 陈伟霆很喜欢在床上。 因为不需要任何重心支撑点就意味着他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前戏。 刘昊然感觉到他今天脾气格外不好,特别有耐心地把他全身都吻过好几遍。 他舒服得没力气骂人,像根软面条一样挂在他身上。 如果他能够一直不要停就好了。 * 。。。   * 一小时之后,刘昊然把陈伟霆抱在腿上,让他枕着自己的胳膊。 他一手放在他的小腹上,“最近是不是累着了,怎么喘得这么吓人。” 陈伟霆闭着眼睛把头撑在他肩上,手却推他胸口,“你不是要开会吗。” 刘昊然握住他的手腕轻轻晃他,“这是需要人陪该有的态度吗?” 陈伟霆气喘吁吁,“你把我当什么,没断奶的猫吗。” 刘昊然重新把他抓回怀里,从后面搂着低头亲他的裸背,一只手玩他的乳尖,“你想我把你当什么?” 陈伟霆皱着眉推开他的手,“唔。。。别碰那里。。。” 他真的像只没断奶的猫一样趴在刘昊然身上断断续续睡了整个上午,一直睡到两点多姐姐回家,他才缓过一点精神。   * 这次之后刘昊然在北京都会特地空出时间开车去接Oscar放学,然后陪他玩一会儿。 天气好的时候就在户外踢踢球或者游泳,下雨的时候就在客厅玩玩具。 陈伟霆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该不理人不理人,该不接电话不接电话。该拈花惹草依旧全无收敛。 有一次甚至刘昊然就坐在几米远的地方看他,他也毫不在意地对着女主持人笑得勾人。 好消息是,至少那种被人搂着腰吻得头昏脑胀让刘昊然看一眼就血压飙升的视频倒是没再被放出来过,也算是一种进步。 而且他默认了刘昊然可以陪宝宝玩。 因为会让宝宝开心,他就不会干涉。 刘昊然带宝宝回来的大部分时间他都不在家,即使在也只会忙自己的事情。 除了有一次,他一直在车边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咬嘴唇,进门跟姐姐聊了两句就去洗手间。刘昊然从他下车眼睛就没离开过,看他去洗手间更是不放心,守在门口听他有没有不舒服。 正好姐姐带了点心给宝宝们,洗手间的门开了个缝,他刚进去就被拉着领口贴到身上。 另外一次是他应酬回来下午睡醒,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光着脚去厨房找东西吃,刘昊然看不下去,从冰箱里挑了几样食材煮汤给他喝。 一边切菜顺手切一片刚烤好的紫薯喂他,喂了两口他的舌头就探了出来。 第二天他过来,他又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把他当空气。 刘昊然也并不介意,他知道陈伟霆现在的心结有多重,想把毛捋顺根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 这天刘昊然在外面见客户,突然接到他电话。 他只说了五个字,“我在星穹一。” 星穹一是天一顶层的三个放映厅之一。 “好。”刘昊然低头看了眼手表,“12分钟。” 拿钥匙的时候,刘昊然犹豫了一下,“要挂吗?” “随便。” 随便就是不想他挂。 等刘昊然终于启动了车子,那边自己收了线。

* 刘昊然到的时候放映厅有不少工作人员,陈伟霆坐在摄像头前跟编辑聊天。 是剧组安排的专访。 刘昊然没露面,绕到后面的放映间。 访谈很快结束,陈伟霆跟编辑说了再见,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等到人都离开,他低头点了一根烟。 然后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不是说要戒吗?怎么又。” 陈伟霆没有动,“你管我。” 刘昊然绕到他身前,蹲下身跟他平视。 放映厅的座椅可以调节脚踏和靠背,陈伟霆刚刚接受采访的时候脚踏被工作人员调高了一点。 他手放在他膝上,“你知不知道这个放映厅既不可以抽烟,也不可以。。。从事有违公序良俗的活动。” 陈伟霆看着他。 他脚轻轻一蹭,鞋子落到地上,露出光滑的裸足。 “是吗?” 刘昊然握住他脚腕,吻他脚踝,眼睛却依然没离开他。 他从脚踝吻到膝弯,然后吻到大腿内侧。 陈伟霆吐出烟圈,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 陈伟霆满身是汗,闭着眼睛趴在毯子上,刘昊然的手在他背上轻轻画圈。 手机响,是常丝的电话。 “七点的宣传活动定在星穹一,还按计划来吗?” “下午设备好像有点不好用,改到蓝湖厅吧。” “好。” 常丝正准备挂电话,刘昊然又开口。 “瑞海的综艺,嘉宾名单订得怎么样了。”   他关掉手机,看陈伟霆。 “节目组改了四版企划,你见都不肯见么。” 陈伟霆浑身没一点力,眼睛都懒得睁。 “我很忙。” “出场费给得很多。” “我钱花不完。” “你很喜欢厦门。” “我不上节目也可以自己去。” “你一直想跟Jack和Smith合作,他们也请了。” “。。。” “为什么一定要我,其他男演员请不到吗。” “赞助商很喜欢你,而且那儿空气好,山美水美的。。。跟你很配。” “我们只是互相解决生理需求而已,别这么跟我说话。” “Oscar和Mason看见你跟赛车手拍节目一定很开心。” “。。。” 刘昊然看他垂下眼犹豫,满意地亲他手腕。 他伸手揉他头发。 “放心,到时候我会忙得不得了,保证不跟节目扯上一毛钱关系。”